欢迎访问最新言情小说网,牢记永久域名 xshoo.com 电脑手机通用 !! 笔趣阁是更新最快的小说网,无广告无弹窗,绿色阅读!!

飞,便是说不出的快意。

可没成想,台阶之上,正站着一群目瞪口呆的道人,其中一个少女掩嘴轻笑,似是对这等猴戏,颇有体悟。

……

元嘉十年,自碧水神君沈清为临危受命,继任太清阁掌教以来,已有十年。

十年生死之劫,道门凋敝,但也因着朝中晋王与远在苗疆的龙亲王极力周旋,故而尚且留了一线火种。

只是佛门大势滚滚,京城八百寺,声势滔天,已成定局。

原本十大宗门之说,逐渐云消烟散,就连仰慕权势至极的神霄派白云,都解散了宗门,散入终南,不知去向。

四大洞天在此事之后,,最终也化为不入流的小山门,虽有潜修,但终不如前。

代代受帝王器重的正一玄坛,除了执掌钦天监外,也逐渐退于幕后,

而人多势众的天师道却开始做起了漕运买卖,凭着本事,逐渐合入人群。

反倒是大劫正中的太清阁,一副欣欣向荣的模样,十年以来,沈约虽是挂名掌门,但手下事务却是全权委托给了上代代掌门凌明道长。

深居简出,

世人皆谓沈清为于十年之内,已然登仙。

其有迹可循,乃是被称作道门佳话:

其一,乃是一日神君独自下山,于九襄镇买酒,门前卖土烧的店家,于雪夜见神君,神君羽衣星冠,身无一物。

便小声嘟囔,云:“天寒地冻,烧炭亦要生疮。”

神君笑曰:“店家,我便拿三刻红日买你三壶烈酒,可否?”

小厮未回话,眨眼间,云销雨霁,小厮脚尖生暖,居然如夏日一般,待得出言问询,神君身影,已是不知所踪。

江湖传闻,便唤作“买酒”。

其二,乃是一日灵山左近,有一户人家,其间家长年岁五十,仰慕道学,捐了万贯家财,想要入得太清山门而不得。

神君闻之,亲至,曰:“老丈高义,只是仙途辽远,如今难寻,万难从命,愿以小技,酬老丈之厚礼。”

老人不乐,遂云:“吾求龙矣,仙长可足乎?”

神君笑言:“善。”

乞纸,笔,墨,丹砂,挥就一纸双龙,双龙无目尔,栩栩如生。

老人忿,言:“道长欺我,何有龙无目之理?”

神君曰:“点之即飞去。”一家人皆以为荒诞,觉其为欺世盗名之辈。

神君遂点其一,须臾之间,雷电行雨,一龙登天而去,宣纸之上,唯余无目单龙,作势欲飞而不得。

老者一家引以为神,神君大笑而去。此画如今,为6家至宝,每有客至,必给赏看,确有一龙,有一留白不知去向。

世间谓之,为“点睛”。

元嘉六年,沈清为居于神通府内,若有闲暇,便亲手伐木,编织草绳,一年复一年,在灵山天烛峰山间起了一间茅屋,从此便搬入其中。

这年,道人三十,只是容貌一如往昔,他在门前望着云海,手中一册《淮南子》,直直翻着一页,天文训。

几个少年道童,追逐着跑过茅屋前的小山坪。

忽然,道人转过身,看到两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已是站在了他的身后,其一满头白发,另一个,腰间悬了几个酒壶,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。

两个人嘟嘟囔囔,吵个不停。

道人却展颜一笑。他与两人攀谈了两句,早有得了信号的门人,等在山坪之前,那黑发的少年人满脸不情愿,但仍是跟着门内长老缓缓往泰和广场行去。

山门之内,惊世钟的声响,响彻此地。

潮水般的人群,从此地退去,空余下道人一人,他叹了口气,望向云海翻腾,刚要回屋。

却似是听到有人叫他名字。

他往外看去,却空无一人,只有被少年踏平的草场,歪歪扭扭的倒伏着,似是宣称着曾有人来过。

忽然,几滴雨水,打在了道人鸦青色的道袍之上。

他伸手拈了拈雨珠,缓缓抬起头来,

连绵不绝的乌云,如同鳞甲翻涌,有人踏云而来,行云布雨,手中持了花束,正对着他,展颜而笑。

似是在说,

十年一刻,不迟不早,接你归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