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最新言情小说网,牢记永久域名 xshoo.com 电脑手机通用 !! 笔趣阁是更新最快的小说网,无广告无弹窗,绿色阅读!!

多自豪,恨不得走哪儿都带上他,逢人就是一句“这我孩子”。

而一家人在车站送老人时还被一些人给认了出来,在那儿盯着他们直看,一家人也不在意,新闻上都报导了,现在好多人都知道他们一家呢,说闲话的有,但更多的是羡慕。

有钱有势,家庭美满,神仙似的一家子,谁不羡慕?微博上都出现了他们一家的后援粉丝会呢,不仅高大魁梧的花爸有粉,斯文儒雅的云爸有粉,温文和蔼的花妈有粉,时尚靓丽的云妈有粉,甚至连从东北来的村干部花老爷子都有小姑娘萌他,让闻讯去逛了下微博的花爸看了连连咂舌,不知道现在的那些小姑娘脑袋里都装的啥。

“有滤镜加成呗。”云天赐逗着孩子说道:“这年头有点儿钱,长相过七分,身材不走形,就已经是高富帅、白富美了,就咱家云睦这流鼻涕的挫样儿,我发个照片上去都能有人夸可爱,她们要是给他换尿布擦屁股近距离养一养,估计就不想等他长大了。”

在一旁泡奶粉的花年听了便想笑,不就是前天给云睦换尿布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他的金色粑粑吗?至于碎碎念了两天?

“不过大家接受度这么高,我也就放心了。”花爸欣慰的感叹了一声,然后看着两个年轻小伙,下达了逐客令:“新屋装修的已经差不多了,你们这周就搬走吧。”

孩子大了,总得离巢的。

云天赐和花年对视了一眼,两人眼中都有不舍,但也有兴奋。

于是在花云睦出生满了一个月的时候,云天赐和花年搬进了属于他们两人的新家,因为在同一个小区里,所以房子的格局近乎一致,按理说两人应该住进二楼的大居室主卧,但他们却不约而同的有了犹豫。

他们都习惯了那个带阳台的小房间,记忆中的童年就已经在那房间里了,从一开始踮着脚尖趴在阳台上喊对面的小伙伴去公园玩,到后来各种花式跳阳台,两人成长中最美好的风景就是阳台的对面。

没有漂亮的山,没有宽阔的海,甚至没有花草没有树,但是有最美丽的人。

而主卧的阳台面对小区外头的绿荫大道,在这南方一年四季都是绿的,虽然很好看,但总觉得缺点什么。

“我想住这屋。”云天赐说道,把手中的娃交给花年,然后走到了阳台眺望对面:“熟悉的感觉。”

花年抱着孩子走过去,也看着对面:“好像就呆在你的屋里似的。”

“不过你房间的窗帘是深蓝色的。”云天赐说道,看着对面的双层卡其色古典花纹的窗帘:“不知道对面住的人是谁。”

正说着,窗帘就拉开了,一个背着卡通书包的七八岁小男孩看着阳台对面的两人愣了一下,然后礼貌的跟两人点了下小脑袋,把书包放落地窗旁边的书桌上了。

继而又扭头看了两人一眼,似乎有些不自在,但还是拉开椅子坐下,从卡通书包里翻出习字本。

是个清秀的小男孩,看着性子挺安静的。

花年和云天赐都杨了下眉,两人扭头对视。

其实在情理之中,这种二楼侧卧一般都是给孩子住的。

“我觉得……”云天赐浅笑,看了看花年怀里咬着小拳头的儿子,已是有了决定:“这间屋子还是给云睦住好了。”

“……你是不是想到什么地方去了?”花年似笑非笑:“不要搞事。”

“不搞事。”云天赐白了他一眼,嘴角含笑:“只是阳台对面的人已经变了,我忽然觉得缅怀的没意义。”

不如给崽子住,对他而言哪儿都是全新的开始。

“阳台对面的人没变。”花年抱着孩子说道,然后腾出一只手拉上了窗帘,阻隔了他们和那个小男孩的视线。

“他一直在你身边。”

两唇相触,继而辗转到了床边,一个躺下了,一个欺身压上,才一个月大的孩子被放到了一旁,软软小小的身体昂面躺着,扭头看着身边的一切。

他黑色而又明亮的瞳孔中倒映出了昏黄的暖光,还有两个交叠在一起的身影,忽然一阵夏日的热风拂过,窗帘的一角随之飘飞而起,房间顿时亮了一些。

男人们年轻而又英俊,修长的身体在光与影的变幻下似乎变的幼小了一些。

就像那年的两个少年。

end